戏里戏外,弄情人生

2020-10-26分享


浓抹的戏妆、长长的睫毛掩去眼底的意想,点点梅红蕴开在眼皮眼角直到心下,谁也不会懂我。我是百花亭的一名戏子,尝尽...《戏里戏外,弄情人生

浓抹的戏妆、长长的睫毛掩去眼底的意想,点点梅红蕴开在眼皮眼角直到心下,谁也不会懂我。

我是百花亭的一名戏子,尝尽人生百味,演尽人生百态。就像现在,我站于台侧一角,尽情观赏八旗子弟的丑态百出。他们嘴里嚼着葵花子,左手执扇,右手提壶,扬起所谓高贵的头颅,只见百年酿酒衬着他们滚动的喉结,如凉水般缓缓流进嘴中。关外人即使入关百年依旧读不懂汉人的戏中人戏中事。只是涂个新鲜看个热闹罢了,或许,这也是攀比家世的最好途经也说不定。呵、对啊,有钱呢,可惜就是忘了祖宗的牺牲。我进入装饰间,插入最后的一支蓝田玉簪,呵、管他人做甚。

当丝竹之声响起时,我迈着金莲步走上台,一个个的八旗子弟突然停下手中的扇子,放下手中的酒壶,更有甚者,张大嘴巴,眼珠似要挣脱掉,以致于酒杯掉于地上都不知,只管愣愣地看着我。我面上不动,默默用一双凤眼扫过台下众人,微屈身子,轻启樱唇道:“兰娘见过各位公子。”各位公子突然嘴中念念有词,其中一位身着更为华丽,发顶戴有金绒饰物的公子起身,温和地说:“兰儿小姐不必多礼,请如往常一般即可。”我微微颔首,心下耻笑不已,呵,这位公子,你所谓的温和早已掩饰不住眼底的欲望了。我用前世所知的梅派唱法,一声戏调两种戏蕴。“海岛冰轮初转腾……”这天籁般的声音使公子哥们深陷于其中,无法自拔。

一曲后,我静静地站在台上等着众人的打赏,但是却没有一人身动,难道他们认为我站在这里就是浑然天成,谁打破这幽静就是对我的亵渎?呵,肤浅,我更想有人用赞赏眼光对我鼓励,可惜,究竟不是那些年那些人了。现下哪有功夫理息他们,我福了福身子,转身进入幕帘之后。紧接着,叫嚣声、吵闹声、嘲弄声不绝于耳,我也叽笑着他们的无知。卸了行头,看着铜镜里眉眼如丝的自己,时间从身后流淌而过。

最喜跪于池边映着水面执笔画眉,从眉头到眉心,在眉心处停留,轻轻来回描绘。若是想更雅致些,可用淡赫的眉笔画至眉角边,最后一个轻挑便可完成。我伸了伸脑袋靠得水面更紧些,目不转睛地看向池水映出的容颜。突然几条小鱼凑了过来,过了些会,我斜眼看着水中一群正对着自己吐泡泡的小鱼。突然伸手弄乱了发髻,又拿眉笔往脸上乱画,然后再将头更加靠近池水。不想鱼儿却是瞬间都游远了,仿佛是看到了多么可怕的东西。自嘲地抽了一下嘴角,手指在池子里搅了几下。呵、动物都如此,何况人呢。

起身,抬头望天,泪流两行。这种萎糜日子不是我想的,而我……只能留下一世的念想供自己回忆了……
 


Tag:戏里 , 戏外 , 弄情 , 人生

下一篇:绵绵冬雨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